第295节(1/2)

作品:《[网王]我在立海养崽崽+番外

    可怕。

    迹部景吾在面对实力不如他的人时,是个不服管的刺头。

    可一旦对手在他面前展露出了强大的实力,他也会低下高傲的头颅。

    迹部怔愣的这段时间,滕川来到了他的面前,盯着他的目光,像是在研究一个严肃的课题一般。

    即便是迹部这样胆子贼大的人,也被滕川看得心里毛毛的。

    “怎,怎么了?”迹部竭力让自己的声线显得平稳一些,好掩盖自己惊慌的事实。

    滕川凛松了口气,半开玩笑式的对迹部道:“还好没有被我吓傻,要不然,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他将手放在了迹部的头上,不顾迹部的反对,狠狠薅了几把毛。

    “刚刚,我险些都以为输了比赛的你要哭鼻子了。呐,我说你——下次在跟我对战的时候,需要我让让你吗?”

    “我才不会哭鼻子,不需要你让我!”迹部被滕川凛摁在手下,动弹不得,却依然咬牙切齿地道:“你什么时候可以把你的手从本大爷的头上挪开?”

    “什么时候啊?”滕川凛看似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眼中盛满了笑意:“你能打赢我的时候吧。”

    他承认,他真的只是想看着迹部炸毛,这实在太有意思了。

    了解滕川的人都知道,他的这种话只能随便听听,当不了真。

    偏偏迹部信以为真了。

    为了逃离滕川凛的“魔爪”,接下来,迹部每一天的训练都很认真。他甚至在课余时间请了专业的教练来对自己进行指导。

    可惜,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迹部能够感觉到他的网球每天都在进步,他和滕川凛之间的差距,似乎还是没有缩小。

    “我真是服了你了。”

    某次,迹部因为训练过度而晕倒在球场上,当他恢复意识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滕川凛无奈的声音。

    “训练过度会对身体造成什么损害,应该不需要我来教你吧?”

    “你要是一直用这种状态来训练,你是赢不了我的。”

    迹部小少年默默地听着滕川凛数落他。

    在了解迹部的人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情况,然而现在,它却真切地发生在了眼前。

    知道滕川凛说完,迹部才睁着一双执拗的眼睛,问他:“那么,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战胜你?”

    “这么想知道啊?那就等我们获得关东冠军,或者全国冠军,我再告诉你好了。”

    滕川凛用今天吃什么的语气对迹部说道:“现在,你先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训练都给我停了,好好跟着我给你的训练菜单进行训练。听到了没有啊,小鬼?”

    他一边说着,一边揉乱了迹部的头。

    “不要叫本大爷小鬼,还有,不要随便破坏本大爷华丽的形象!”

    滕川凛看着眼前这臭屁得不得了的小孩儿,顿时乐了。

    “你还有‘华丽的形象’啊?”

    看来,他该多破坏几次才是。

    随着

    关东大赛开始,冰帝悠闲的比赛模式很快就结束了。

    山吹中学和绿山中学利用战术,给冰帝制造了一些小小的麻烦。好在今年的冰帝实力强大,势头极盛,不是他们可以阻拦的。

    但当关东决赛开始的时候,面对一支几乎完全由新人组成的立海大军团,冰帝败了。

    五场比赛中,只有滕川和迹部的比赛赢了,其余的三场比赛,冰帝的选手都输给了立海大的选手。

    这场比赛的失败,不仅终止了冰帝今年的不败记录,也给迹部带来了很大的打击。

    看着精神萎靡的迹部小少年,滕川难得的没有插科打诨,而是神色严肃地对他说:“这就是胜负,小景吾。”

    “怎么会输,明明你那么强……”迹部仍然不敢置信。

    “是,我很强,我强到足以打赢立海大的所有人。但我依然只能上场一次,不是吗?”此时的滕川,俨然是一名谆谆善诱的长者:“团体赛的胜负,不是一个人可以撑起来的。我需要你们所有人跟我一起努力。”

    关东决赛败北的不甘和耻辱,敦促着冰帝众人愈发卖力地进行训练。

    与此同时,迹部小少年也首次感受到了“团体赛”这三个字的分量。

    他开始不满足于仅仅完成自己的那份训练。每天,在其余正选们的训练结束之后,迹部总是拉着他们一起加训,让其余正选们苦不堪言。

    榊太郎对此毫无意见。在


    第295节(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