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节(1/2)

作品:《[综漫]特级教师安倍晴明+番外

    缓睁大了眼睛, 当场从座位上蹦了起来, 立刻奔走相告。

    神兽先生抬手就用妖力发了几十条讯息出去, 快得让一旁的鬼灯都来不及阻止。

    几十位收信人都在同一时间听到了白泽嚣张的大笑,以及一句:“安倍晴明终于输给我了!他要喝酒了!”

    听到爆炸性消息的众妖/神:“!!!”

    没能阻止白泽作死的鬼灯无奈扶额,一脸不忍直视。

    大公无私的地狱辅佐官做了一回理中客,说道:“和喝酒没关系吧?”

    众所周知,大阴阳师安倍晴明滴酒不沾,哪怕是重要的场合也是以茶代酒,不过以安倍晴明的本事,只要他不想喝,有的事办法避过去。

    鬼灯会有此一问很正常,毕竟两人弈棋之前没有做过这种约定。

    “愿赌服输!”白泽把酒往桌子上一放,姿势相当豪迈。

    安倍晴明一手撑着下巴,轻笑着向鬼灯摆了摆手,说道:“陈年旧事了,难得他还记得。”

    不过白泽转头就要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的架势也是安倍晴明没有想到的。

    估计是被酒烧坏了脑子,根本没有会被大阴阳师秋后算账的那根弦。

    对于妖怪和神明来说,因为寿命格外漫长,能打发时间的事情没有多少,所以一个个的都养成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好习惯。

    也不知道这群家伙对看安倍晴明的笑话这事究竟有多热衷,太阴刚帮安倍晴明把酒倒上的时候,用了生平最快速度赶路的几位都已经到了。

    山神的虚影踏着蔷薇而来,风尘仆仆的缘结神和黑羽长鸦的神使结伴前来,熟悉的魑魅魍魉聚集在樱花飘飞的宅院里,向来喜欢热闹的勾阵拿出了珍藏已久的陈年佳酿,气氛逐渐热闹了起来。

    山神:“晴明,听说你输了?”

    神使:“晴明,你要喝酒了?”

    御影:“晴明,你要出丑了?”

    安倍晴明:“……”真是越说越离谱了。

    大阴阳师无奈地摊了摊手,在众妖/神的注视下,将杯中的妖酒一饮而尽。

    随着烈酒入喉,庭院中一股强横的妖力自大阴阳师身上爆发出来,银白的狐耳出现在银发间,随着大阴阳师的呼吸,耳朵不受控制地抖动几下。眼尾红色的妖纹显现,一双金眸里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妖魅。

    妖力短暂压制住了大阴阳师身上纯净的灵力,银发青年在清冷的月光下,非妖非人,恍若谪仙,目光流转间,无论有什么索求,都能让被注视者心甘情愿地双手奉上。

    已经到达的魑魅魍魉立刻嚎叫着起哄,这对他们来说太稀奇了,安倍晴明虽然不排斥身上的妖怪血脉,但也鲜少会将妖怪的一面暴露在人前。

    众妖:今天就是从这里横着出去也值了!

    与此同时,庭院的角落,被天一紧急拎回来的狗卷棘看着焦点处的安倍晴明,瞳孔地震。

    他颤颤巍巍地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

    狗卷棘:[图片.JPG]在场的都想做我师母。

    狗卷棘:你正宫的地位很快不保。

    在外工作累死累活的五条悟缓缓打出了一个?

    *

    深夜里妖气浓郁气氛热闹的酒会是所有妖怪难以拒绝的东西。

    于是在安倍晴明的纵容下,向来恪守本分的十二式神也难得放纵一次。

    大阴阳师悄悄退去,将剩下的时间留给了狂欢的众妖。

    距离庭院较远的主宅,安倍晴明脚下有些不稳,在确定自己短时间没办法恢复之后,大阴阳师有些无奈地拉开了前厅的门。

    随即就被带着冷意的身体抱了个满怀。

    对方分外熟悉的气息让安倍晴明生不出一丝警惕,他张开手臂回抱回去,满足地轻叹。

    恋人带着点醋意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晴明——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让别人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五条悟微凉的手坏心思地捏了捏恋人毛茸茸的耳朵,安倍晴明的身体猛地一颤。

    安倍晴明轻笑出声,带着炽热的呼吸,他埋首在恋人颈侧,狐耳不受控制地蹭着五条悟颈间的皮肤,像是在表达喜爱,重生后初次由妖力主导的身体似乎出现了些许异样。

    “我以为你不喜欢我这样。不然怎么会那么久不回来呢。”安倍晴明带着磁性的嗓音摧残着五条悟岌岌可危的理智。

    五条悟深吸一口气,正欲和恋人分开紧贴的身体,却发现什么温热的东西缠上


    第94节(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